一个有懒癌的小透明w

【毒埃】你我之间

冥王星上的007:



*Venom和Eddie所有事情都结束后有过一次开诚布公,这次他们谁都没有对自己的情感缄口不言。


*文中加粗部分用来区分过去和现在










其实Venom第一次见到Eddie,是在他第一个宿主的记忆里。






记忆尽头那个男人套着再普通不过的夹克和显得有些肥大的牛仔裤,表情茫然而无助。他走在嘈杂的街边,没有在意店面夸张的字牌。那些字牌大大咧咧地靠在门边,就像一群不请自来的乌合之众,却也像是卑微又肆意生长着的野草。男人像是喝了酒一样脚步虚浮,几乎被深重的夜色同化。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类,不管是眼角显而易见的皱纹还是有些习惯性的驼背都彰显着这并不是一个过得太好的人类。






他足够渺小,足够世俗。他从尘世的淤泥里走出,普通低贱得或许和在这嘈杂肮脏的街角蜷成一团的流浪汉没有太大的区别。






男人远远地打着招呼,声音低沉。他沿着街道一步一步靠近,就好像真的穿越了时空,一步一步走向走近自己。街灯形成的阴影伴随着他步伐的移动而变换,将他的鼻梁显得格外的高挺。






Venom透过宿主的眼睛,看见男人在对自己微笑,面色柔和得像是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Hi, Eddie.”






Venom听见宿主的声音响起。






他叫Eddie。












“这就是你为什么要选我做宿主?Venom?”






Eddie舒服地躺在沙发上,出口调侃之余还不忘又往自己的的嘴里塞了一把爆米花。被打断的Venom有些气恼,他把脑袋贴在Eddie的脸上,示意自己还没有说完。






“你脑子有问题吗?万一我的身体无法接受你,我们俩都得完蛋。”Eddie却不管不顾。他第一次抖了抖手臂,迫使Venom回答他的问题。






“Eddie,我不想要除了你以外其他人的身体。”无奈之下Venom伸出舌头,舔了舔Eddie的眼梢。他小心翼翼地让人类的躯体避开自己尖利的牙齿,难得把‘我们’这个称呼换掉:“他们太过普通,就像地面上那些抬脚就能碾死的蚂蚁。






“他们是食物,你不是。”Venom的舌头稍稍向上,划过Eddie卷曲的睫毛。“你是Eddie。”












他永远记得在那段记忆中Eddie的眼睛。






明暗不同的灯光交际之间,男人的瞳色被晕地格外的浅,干净得像一汪清澈的湖水,一眼就能望到最深处。






可这池湖水一定会是苦的,也许还带着即将陨落的死气沉沉。






因为在湖底深处那个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燃烧着金色的火焰。






疲倦被巧妙地安置在重重遮掩后,连同着被命运捉弄过的痛苦一起发酵。






这像是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其实并不是无药可医,并不是因为时间没有办法抚平它,只是因为这道伤口的主人不希望它愈合。他每日重复剔去长出的新肉,就好像在享受这份痛苦。






只是因为想要铭记,毕竟内心没有一刻停止叫嚣过不甘。








他足够孤独,足够格格不入。他挣扎在深渊的边缘,紧绷的神经被脸上的满不在意所掩饰。你只需要轻轻推他一把,他就能够摔得粉身碎骨;可你要是拉他一把,哪怕只是递给他一根并不坚韧的绳索,他都能够活下来。






抉择吧。






Venom重新审视着那个勾起微笑的男人,感觉身体内部某个接近核心的地方突然被触动了一下。






Eddie。






他默念着男人的名字,内心的渴望像是疯长的槲寄生。












而后的一切变得顺利成章,虽然难免加了一些运气的成分——谁能想到Eddie真的会出现在他面前呢?






那个男人冒冒失失地打开玻璃门,妄图给那个被囚禁在内的旧交一个重新生存下来的机会。他扶住那个女孩的肩膀,胸腔因为剧烈的情感变化而起伏,连带着并不宽松的上衣都绷起躯体的弧度。他全身都在颤抖,惶恐而手足无措。








吃掉他。Venom心底的声音在咆哮。






占有他的身体,吞噬他的灵魂。






然后呢?






然后我们融为一体,在交缠中不生不灭,成为行走在这世间边缘的怪物。






我拥有着你,就像你也拥有着我。






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是从这一刻改变了我的主意的。






因为你,Eddie。






因为你。












他花了足够长的时间来熟悉Eddie的身体。






黑色的液体在人类的血管里流淌,仔细地窥探着薄薄的内膜;黑色的液体渗透到人类不同的组织、器官,不着痕迹地轻触每一寸肌肉纹理。






他能尝到Eddie身体里淡淡的苦,像变质了的黑莓一样,隐隐还泛着酸。他知道那是肾上腺素的味道,来自于人类对身体变化的费解和恐惧。这个人类确实足够倔强,就算已经被磨到了这种程度,还是夹着电话,念念叨叨他抓拍到的证据,竭力抵抗着来自欲望最直白的呐喊。人类口中间或发出无意义的单音,用以掩饰即将濒临边缘的失控。






进食。






饥饿给身体肌肉带来无法忍受的酸痛,Eddie有一瞬间感到手抖,几乎拿不稳电话。胃里的空虚感沿着脊椎向上,强烈的渴望几乎占据了整个大脑,所有的感官被无限放大,空气当中每一丝气味的改变都让Eddie觉得有人在用银制的小刀挫着他的头骨。






他需要进食。










Venom在不为人知的隐秘角落里幻想出男人现在的脸:灰青色的,眼苔处满上紫黑色的微小血管,额前暴起青筋。他幻想出男人张口,把那堆不知道该称为食物还是垃圾的东西全部塞进嘴里;男人戴着戒指的手指上沾满了油污,指腹毫无轻重地压过自己的下嘴唇。






我怎么了?






Venom听到了人类内心失了调的慌乱,连同着无可奈何一起发酵。






别怕,Eddie。






别怕。








接受我,认可我。






让我来到你身边。








于是Venom开始展现自己的存在。






他开始在Eddie的大脑里和Eddie对话。他看着他选中的那个人类在听到他声音后猛然瞪大眼睛,茫然无措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受惊了的兔子。人类把眉毛皱起,在电话里和另一端的人语无伦次地解释身体的异变,然后将信将疑地接受了所谓‘寄生虫’的诊断。






‘寄生虫’?






Venom对此嗤之以鼻,本身想要脱口的强势反驳却被人类在疑虑时下意识抓后脑勺的动作阻止。人类大抵以为Venom的声音是自己不知从何而起的幻听,他很快将带满链珠的手移到耳侧,像小孩子一样堵住自己的耳朵,以为这样就能够避免脑子里杂乱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






这个人类真是该死的可爱。












所以当Eddie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时,Venom有一瞬间似乎感知不到自己的存在。Venom有一瞬间看不清周围恍惚的灯光,听不清那个光头男人对讲机另一头的指令。






Eddie——这个他选中的宿主,这个胆大而善良的记者,这个在逃跑路上还会对他说‘谢谢’的男人,这个曾经被世界捧起、随后又狠狠将他踩在地上的人类——此刻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






Venom能感觉到他尖锐而绵长的疼痛,或是来自于被扭成诡异弧度的左腿,或是来自于被玻璃破开的狰狞伤口。Venom能感受到他有些艰难的吐气,每个细胞似乎都在体内哀嚎斗狠,挣扎着抢夺躯体能够继续生存下来的那几乎可以说是渺茫的希望。






可他不会死去,Venom当然不会让他死去。






黑色的液体从Eddie的体内渗出,温柔而迅速地吻过每一处可怖的伤处。










很疼吧,我知道你很疼。






没关系,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我们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Venom第一次覆满人类的全身,只希望自己可以成为包裹在人类脆弱身体外的那一层盔甲。






你是我的。






我们在此刻融为一体。












“老套。”Eddie小声嘟囔道。他把那条灰色的毯子再往身上裹了裹,又把头枕在沙发的靠垫上面,发出了舒服的喟叹。毛绒绒的毯子让Eddie之前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盯着放在小桌的咖啡蒸腾出来的那团白雾发呆,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Venom安静下来,似乎是在看着他。






“继续吧,”Eddie用裸露在外面的手指缠上那团黏稠的黑色液体,仿佛情人之间最缠绵的温声絮语,“我想听你说。”










和Carlton的最后较量时,Venom不是没有想到过后果。






他带着Eddie从高空坠下,爆炸产生的火焰将他们牢牢地锁在其内。






他感受到灼烧,除了疼痛之外更多的是威胁——他能感觉到灼热的火焰再将他一点一点毁灭。而那片黑色本身应该成为盔甲的正慢慢消退,渐渐将他的Eddie暴露在外。他慌了,只能竭尽全力地覆住Eddie,就好像包裹着鸡蛋的蛋壳。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久一点。






他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






火焰是这样暖,这样烫,怎么能把Eddie一个人放在这样的火焰中。






让那个人类免于灾痛,让他活下来。










在烈火将理智焚烧殆尽时,Venom终于模模糊糊地想起以前的事。






他们之间有过吻。






他还记得Eddie有些干裂的唇瓣,记得那柔软的触感。那时Eddie的体温并不高,野外的潮气似乎也将他的眼睛蒙上一层水雾,Venom第一次以另一人的角度来拥抱他,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上翘的睫毛。






带着这样的记忆死去的话,到底也不算太坏。










“再见,Eddie。”Venom看见青黑色的水面,再也无法阻止自己溃散成灰烬。他隐约听见Eddie在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声音凄厉得像是失去配偶的孤狼。






你应当高兴。Venom对自己说。






毕竟在生与死之间,你替他选择了生。










“然后呢?”Eddie微笑起来。






“没有然后了。”黑色的液体反重力地漂浮在空中,只余了一缕和人类相连。他有些可怜巴巴地贴在人类身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没想着瞒你,只是……”






只是有些感情埋得深了,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生出了根,长出了叶,恨不得为我深爱着的你遮风挡雨,免去一切苦厄。






Venom乖顺得缩在一边,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这句话。








“我未曾后悔过。”Eddie叹了口气,用手臂撑起自己。他歪倚在那个破破烂烂的沙发上,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子。他望着Venom,像是沙漠中历经万险的旅人终于望见了生命中一直追寻的那片绿洲。“所有事情我都不曾后悔过。”






Venom有一瞬间以为他又喝了酒,或者这又是他与生俱来幽默感使然的玩笑。可人类的眼睛是在太亮,让他不愿意相信这是一个玩笑。






人类的声音压得有些低,尾调都带着沙哑。






“不要再告别,不要再离开。”






不要再离开我。



评论
热度(553)

© 清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