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有懒癌的小透明w

(糖)『宠弟的沈老师』

川生八笺:

    龙城,夏日炎炎。


    清风徐来,街道上播放着轻快的小调,减了几分暑气。


    曾时的热烈沸腾都如浮光掠影,来不及回忆,便已各奔东西。


    应该是过了很久很久。


    沈巍放下笔,看了看手表,整理衣衫,凝神看了眼纸笔划出的本子,会心笑了笑,微微泛黄的纸张上工整地写着句略略无可奈何的备忘:


    7月22日,去夜尊学校和老师谈话。


    这已经是在这个学校的第五次了。


    夜尊同学也已换过3个学校了。
 
   龙城大学。


    只是沈巍早已不在这里教课了,他现在更常被称呼为作家,尽管他自认只是百无聊赖之际的记录罢了。


    沈巍刚刚推开门,撞人的暑气就气势汹汹地环绕了他,好在车里很快凉快了起来,转眼挂进了十字路口的一端。
 
   “老师您好。”沈巍如常客般轻车熟路地落座,偏了偏就能看到自家不省心的弟弟一脸茫然又憋气地靠在墙上,额间擦破了点印子。
 
    “沈先生,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啊,夜尊同学啊,在学校里,奇装异服,啊,还搞小团体,欺负同学,还随意给同学把头发弄得五颜六色,嗯,对对对还随意撩拨女同学,啊弄得别的班级同学不和睦,严重毁坏了我校的百年声誉啊。”地中海的校长顶着光亮的头颅无奈地摊了摊手,沈巍微微点头,却和一旁做着鬼脸的夜尊彼此心照不宣,沈巍微微冲夜尊挑了挑眉,转而对校长笑道:
 
   “对不起校长,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他。”


   “唉你说这明明是兄弟俩,哥哥这么温文尔雅,弟弟怎么就……”
 
   “喂,你……”一旁打小差的夜尊忽而不耐烦走到了沈巍面前,不曾想沈巍轻轻护了他到身后,正声冲校长说道:


    “抱歉,我的弟弟,就是从小要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沈巍的弟弟夜尊,虽和沈巍看起来并无二别,可据说沈巍捡到他的时候,是在十五年前。


   当时夜尊还是个处处畏畏缩缩的小不点,迷迷糊糊拐到沈巍家的附近,彷徨中要离去之时,忽的被一把抱起,撞上了似曾相识的沈巍。


   “哥哥……”他下意识地说道。


    “嗯,回来了就留下吧。”


    夜尊其人,自从住进了沈巍的屋子,便在称王称霸的道路上一骑绝尘。
 
    小的时候冲着旁家邻居大肆宣传暑假作业抄写大法,结果自己被沈巍摁地一字一句认真写完,苦了几个傻乎乎的小子在烈日下站了2小时;稍大点时沈巍应他要求给他买了一条小狗,不曾想没过几日小狗的毛全然被夜尊染成了紫色,沈巍至今还深刻记着那小狗怨念的眼神;上了小学,夜尊开始搞小团体,带头翻墙喝汽水却总是被提不个正着,他便光着脚丫子将沈巍家的客厅洒了一地的汽水来庆贺;上高中时,夜尊的日常除了以上这几条,便又多了一项――一箱箱往外送女生的粉色小纸条,当时沈巍就在窗外看着他,他似也察觉到了沈巍,明朗笑着打了个招呼,信手拈来地比了个“心”。


     沈巍察觉到,尽管自己还是近乎不老不死,夜尊却像个正常孩子一般慢慢地长大,好在这一次他早早遇见了他,像攥紧了自己的心神。


    沈巍对夜尊总是很宽容,除了过分之事一般不去追究,但这些在常人看来不可谅解之事,在沈巍眼中,可比毁灭世界要好上许多。


     “你也长大了,能不能别老让哥哥替你操心。”沈巍笑道,面庞却洋溢着踏实的安然。


     “哥,要是早些时候遇见你,就好了。”


     沈巍轻轻勾了勾他的鼻子,眼眸如星,
笑意温和答道:“不晚。”


    谁知道这次他等了多少年。
  
    我曾见黄土湮灭了希望,尸骨肃杀透凉,却无路改写荒凉,我等了你很久,还好,我找到你了。


     恍如隔世。


     以前夜尊同他说:


    “若要我为天下人,杀你一人。”
    “我便杀尽天下人。”


     他却应道:


    “我杀,是因不得不杀,但我会拼死护住你一丝魂魄,然后我会等待,等待在万载的错过后,你我的再次重逢。”
    
    二人归家之时,夜尊便又同一只猫一般蹑手蹑脚走进哥哥房间,微微泛黄的的纸张,未干的墨迹清楚笔画着清秀的字迹:


   “你是我的阴差阳错,你是我的峰回路转。”


    夜尊回首,原是沈巍已在他身后,他忽而好奇问道:


   “哥,你写的是什么啊?小说?”


     ――“我写的是你。”


    “我的弟弟,就是从小要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注:①短打,继两把刀子之后的雨过天晴,面面轮回之后与巍巍再会首的逐渐成为小祖宗的养成日记。
    ②ooc还是属于我
    ③面面,麻麻爱你。
   ④刀子请见前文


  
   
   
   

评论
热度(144)

© 清宸. | Powered by LOFTER